九死一生 福建人講述偷渡英國的經歷

轉載 網絡  2019-10-26 11:48:05  閱讀 114 次 評論 1 條

本周三,英國發現39名疑似偷渡客死在車廂里,引發了全英對偷渡客的關注。21年前偷渡到英國的阿金(化名)回憶說,偷渡的經歷真的只能用“九死一生”來形容。


1998年冬天,阿金經過了三個月的艱難旅程,從中國大陸偷渡到了歐洲的荷蘭,之后輾轉來到英國。

阿金是福建省福清農民的兒子,中學輟學后,他做過幾年學徒,感到前途無望。1998年他23歲的時候,同鄉向他介紹了可以偷渡出國的機會。

他毫不猶豫地同意了,“在我們那里念書也找不到好工作,我們村里只有一個大學生,他畢業后也只能到外地打工謀生。我們鄉下家里有點田地,但是田地很分散,面積也很小,所以基本沒人種地,連最容易種的西瓜都沒有人種,所以還不如出國打工。雖然偷渡有風險,但是總比在家種地強。”他說。

中巴車的夾層 塞進了14個人

于是阿金在蛇頭的安排下踏上偷渡旅途。他最先持勞務護照到了俄羅斯,然后去了烏克蘭,當時從俄羅斯去烏克蘭不需要簽證。

從烏克蘭跨邊境去斯洛伐克的時候,阿金坐上了蛇頭安排的中巴車。阿金描繪,這是一輛經過改裝的中巴車,車的上方增加了一個夾層,寬度正好可以裝進五個人,長度可以裝下兩排人,所以這個上方的夾層里一共塞了十個人,非常擁擠,坐在里面動彈不得。

在這輛中巴車的下方、前后車輪之間增加了一個箱子,里面裝了另外四個人。

就這樣一輛普通的中巴車,乘客的座位上其實沒什么人坐,空空蕩蕩,但是車的上下兩個陰暗的夾層里面,卻緊緊地塞入了14個人。

那是一個冬天,氣溫大約零下20℃到零下30℃。阿金和其他偷渡者擠在夾層里不得動彈,車子開了差不多三十多個小時。每隔十來個小時,開車的人會把他們放下來,讓他們休息一下,然后繼續開車。

三天三夜 吃雪充饑

到了斯洛伐克之后,他們這14個人和另外一輛中巴車運來的14個人被安排在一個小屋里。因為空間小,所有的人只能站著。送他們來的人臨走的時候給了他們兩片面包。

他們在小屋里等了三天三夜,沒有一點水和食物,只能吃外面的雪。

同行的老鄉險些喪命

三天之后,蛇頭安排的人把他們接走,帶他們翻山越嶺。阿金說:“那真的是雪山啊,深深的白雪覆蓋,雪沒到每個人的大腿根。”

他說有一同偷渡的老鄉身體不太好,爬雪山的時候喘得很厲害,危在旦夕。身強力壯的阿金背著這個老鄉下了山,他說否則的話這個老鄉可能命喪雪山。據說有不少人死在了偷渡的路上。

阿金說,蛇頭之所以安排在冬天走這條線路,是因為冬天的時候雖然比較冷,但人跡罕至,而且沒有蛇,相對安全。

28人在一輛吉普車里哭喊

阿金跟著大家進入了下一站,然后從斯洛伐克再奔赴捷克。他們這28個人被安排坐一輛軍用吉普車。一輛再普通不過的軍用吉普車,車里通常只能坐幾個人,是如何擠進去28個人的呢?

阿金說,先是四個人坐在里面的座位上,然后再來四個人坐在這四個人的腿上,然后再來四個人坐在這四個人的腿上,再后來的人就只能彎著腿站著。車里真的一點空隙都沒有,擠得滿滿的,連頭都不能轉動。

一路上,人們開始哭爹喊娘,好不容易挨過了這40分鐘。

在死人骷髏旁爬雪山

然后這28人被送到一個很大的、看似倉庫的房間里,里面還有80多人。估計是從其它線路趕到這里等待過邊境的偷渡客,其中包括許多巴基斯坦人。

倉庫里的條件很差,外面和室內都很冷,人們都睡在水泥地上,連一張蓋的紙都沒有。

在這里,阿金聽到其他老鄉說,他們是從另外一座非常陡峭的雪山爬過來的,當時借著雪地反射的光,他們可以看到路兩邊有死人的骷髏,非常可怕。

阿金說,這種偷渡路線對于攜家帶口偷渡的人非常危險,一些年老者或者孩子們很可能無法爬過雪山,命喪路上。

趴在雪地五個小時 幾乎到了身體極限

接下來,阿金和幾個人被安排從捷克去德國,還需要爬雪山。

他們在當地蛇頭的帶領下爬雪山,甚至可以看到邊境哨卡里面的燈光,并看到頭頂上飛過來的直升飛機。蛇頭事先告訴他們,如果有直升飛機,就要趴在地上不動,才能不被發現。

好不容易爬過雪山后,阿金和幾個人被告知,需要趴在冰冷的雪地上等待接應他們的人,否則會被哨兵看到。他們趴了兩個小時,幾乎要凍僵了,有些人怕會被凍死,就原路返回了。

而阿金和另外幾個人一直等了差不多五個小時,幾乎已經到了體力的極限了,終于看到了一輛紅色的車子。 阿金他們顧不得對方是不是來接應的人,就跑了過去。后來確認是接應他們的人。

紅色的車子在非常滑的雪地里把他們送到德國邊境的一個公園里,讓他們在那里等消息。

住在德國邊境的電話亭里

阿金他們在德國邊界的一個電話亭子附近等了兩天兩夜,那兩天的天氣特別不好,雨雪交加,他們只能在電話亭里“住下來”。

阿金說,多虧他在臨出發之前在鞋里藏了一點美金,于是從附近的商店買了水和餅干,才挨過了那兩天。后來在蛇頭安排的人打電話的時候,對方告訴他們坐出租車去科隆火車站,

但是他們語言不通,就想辦法攔下一輛出租車,就這樣他們在德國科隆火車站見到了接頭的人。

到了德國之后,阿金很快就去了荷蘭,投奔他在那里的一位親屬。在荷蘭一段時間后,阿金感到沒有前途,于是決定去英國。

裝作游客從法國混入英國

在荷蘭的蛇頭給阿金安排了去法國的線路和接頭人。他按照計劃坐火車到了法國。

在法國,蛇頭教給阿金和另外幾個想要去英國的人說幾句簡單的法語,比如你好、再見之類的,然后蛇頭給他們每人一本越南護照。

在蛇頭的安排下,阿金和另外兩個人坐上一輛由法國人開的私家車,拿著越南護照,裝作是游客,順利地通過了法國通往英國的港口,就這樣抵達了英國。

為何現在福建人仍偷渡國外?

近日,看到39名中國偷渡客死在冷凍集裝箱的消息后,阿金表示,這些人可能也是他的福建同鄉。

他說,盡管他的家鄉福清看起來很富有,幾乎家家都有別墅,但幾乎都是通過偷渡到其它國家,然后打黑工賺錢郵寄回國才蓋了別墅的。

前幾年,他家鄉的農民有一些人確實沒有偷渡出國,而是在工地上做民工謀生,但是最近這兩三年,房地產行業不景氣了,許多樓都賣不出去,所以工地不再需要民工了,所以不少人仍然選擇偷渡出國。

阿金還聽說,有一些老鄉前些年在外面打工賺了一些錢回國了,但是回國之后投資一些行業被騙了或者賠本了,手里又沒有錢了,他們就再次偷渡回英國。

如您喜歡本站的內容,歡迎轉發、分享!別忘記喲~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gkrj.club/index.php/post/38899.html
溫馨提示: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無憂島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。
版權聲明:本文為轉載文章,來源于 網絡 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發表評論


表情

評論列表

  1. 訪客
    訪客  @回復

    很心酸哪!何時才能在自己的家鄉感受安居的快樂?